Menu

what’s new

歡迎來到全新的52hz,雖然一樣沒有多餘的時間隨時發文,不過有持續在追蹤的粉絲們肯定有發現其實我偶爾還是會偷偷更新的。

這次也順便更新了一下公告的內容,同時以郵件的方式通知大家全新的52hz網址(https://52hz.work/)。主要是因為之前的網址礙於主機安全性較為低落的關係,不甚遭受情色網站攻擊,導致點選網址時畫面會立即被綁架,為了維護各位的電腦安全,果斷捨棄原本的舊網址,正式轉移至此。

也就是說,即刻起已經無法在從舊網址轉跳至本站,因此希望大家可以改由新網址進入本站,否則將會出現無法瀏覽的狀況。另外,自從百度要求手機認證後,我已經無法用自己的帳號登入發公告,請哪位熱心的粉絲代為在百度發文通知,感謝。

不厭其煩地再說一次,誠徵幫我挑錯字的義工,以及有興趣一同出本的繪師大大!全新的2018年,讓我們一起啪嘰吧!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短篇集。基於劇情需要,大幅度修改了原作設定,其中《Jealousy》、《His Mark》、《Can not promise》、《Shelter》、《Determined》、《Recapture his queen》內含R18性描寫。若不喜歡過甜的設定,可移駕《焰鷹手札》系列,或是純搞笑的《東方司令部天氣晴》系列。

Table of Contents

1. Too sweet 有一點太甜

2. Temporarily reserved 這個吻,暫時保留

3. Military disposal 軍法處置!

4. Hear happiness 聽見幸福的聲音

5. Say I love you 跟你說「愛你」

6. Gone with the Wind 

7. The prince of the dark horse 黑馬王子

8. Suffocating 「上校,堵住口鼻太久會窒息唷!」

9. Jealousy 今夜的醋意有點酸     R18 

10. Who is the boss ? 到底誰才是上司?

11. Heart 凡事都要用“心”

12. Together 怎麼可能將妳丟下?

13. Sick 病魔

14. Tacit understanding 默契十足

15. From today 從今天起

16. His Mark 那是屬於他的記印     R18 

17. Can not promise 無法給予妳渴望的承諾     R18 

18. Shelter 拿“避雨”當藉口不行嗎?    R18 

19. Love Adventure 焰戀(乙女GAME)

20. Determined 愛,需要下定決心    R18 

21. Recapture his queen 為了奪回皇后     R18 

22. Wait for me 等我

23. Prohibited words 禁語

 

 

1 234 ... 24Next »

鋼鍊佐莎RR,羅伊馬斯坦古,莉莎霍克愛,同人文,長篇【Never Let Me Go】

*本篇,鋼鍊佐莎RR,時間點為2003年動畫版結局末,羅伊打倒大總統後的延續妄想文。同時也是2003版,鋼鍊佐莎RR, 【候鳥】的另外一種版本。

 

經歷了與人造人的一場大戰,滿目瘡痍的不單單只是國內,還包括人心。但是,只要大家同心協力,一定可以度過難關的吧?

哈博克如此肯定著,在一年後的今日仍埋首致力於復興國家的工作。

Chapter 1

從早上起,東方司令部的電話響個不停。

這一年來,恐怖分子的舉報變少了,但由於民生撩亂以至市民的各種芝麻蒜皮的小事有增無減。哈博克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聽見部下的報告,騰不出手,只能苦喊,讓那個誰去處理一下!

自己當上司,才知曉上司令的辛苦。

手忙腳亂之餘,哈博克不由得佩服起來,這種每十分鐘一個事件的節奏,真的不是常人能應付的。

…真希望 “他們 ” 此刻能在現場。

Keep reading “Never Let Me Go”

1 234 ... 27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為2014年復出後所構思的長篇故事,靈感及設定部分參照動畫及漫畫,基於劇情有多處設定與原作不同。

 

身為軍事國家亞美斯多利斯的國民不分男女都有著從軍的義務;凡是年滿十二歲的國民,都必須進入由軍方控管的學院接受軍事教育。這項法律是十幾年前,現任的大總統金‧布拉德雷上任後所頒布的。

從此,從軍不再是個人的覺悟,而是命運。

 

Chapter 1

亞美斯多利斯的體制為典型的金字塔型,最高領導人金‧布拉德雷位居頂點,他本身就是聖旨,是絕對,也是真理。

底下有兩名大總統輔佐,也就是下一任的大總統候選。

接著是由三名大將組成的中央內閣,四名中將分別為東西南北四方司令部的司令官。

少將有十五人,每個司令部各有三名,其中任職中央的三名少將地位同等於中將,因此每當他們說起自己的階級時,總是會強調自己是“中央”的少將。

處於少將與上校之間,有一個很尷尬的位階名為“准將”。其權力大於上校,卻不及少將,基本上只是個頭銜,其餘皆與上校相同,但勉強擠進成為軍中“高層”之一。

上校以下分別有、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准尉、伍長。越往下人數越多,但全體加起來並不超過百人。

以上這些,被賦予軍權,可謂權貴。

其下便是沒有權勢的一等兵、二等兵、三等兵、四等兵。

順帶一提,三等兵又稱為一般國民,而四等兵則是所謂的奴隸,即俘虜與罪犯。“牠”們不被賦予人權,一旦入獄後,不出一個月便是死刑處死。

Keep reading “リザ”

沙….沙…

『這裡是東方司令部,我們要請求憲兵的支援,請迅速前往E區。重複一次,這裡是東方司令部…』

沙….沙…沙….

 

充滿雜音的廣播聲急促地下達命令。

也不管是否是深夜,宿舍裡頭的憲兵們顧不得睡夢中,紛紛跳下床,場面一度混亂。負責人在確認過任務內容後,喊道:「第一小隊到第五小隊馬上前往現場!」

「「「是!」」」

眾人應著,以最短的時間換上黑色的憲兵服,圍在保險櫃前手忙腳亂地領取槍枝。準備就緒的人前往宿舍前的廣場集合,並由各小隊長整隊後,快馬加鞭出動。

隸屬於第四小隊的見習生莉莎‧霍克愛,今早才剛前往部隊報到,就已經要執行第一次的任務。

Chapter 1

即使是繁華的東方市,危險事件層出不窮,東方司令部也鮮少出面說明前因後果,包括憲兵在內,民眾只能將這類的情況理解成:恐怖攻擊。

背著槍支,在寒冷的深夜裡奔跑於市區的街道上,厚重的憲兵隊制服阻礙了行動,讓她無法追上跑在前頭的隊伍,但是不服輸的個性使然,她怎樣也不允許自己停下腳步,更何況這是自己選擇的道路,所以她咬緊牙根使勁地加快速度。

等到憲兵隊抵達指定的E區後,聽從藍衣士兵的指揮,以人海戰術進行重重包圍。每當東方司令部在追擊敵人時,都會大陣仗地讓憲兵封鎖各大區域。

雖然與敵人戰鬥是東方司令部那些軍人的任務,但必要的時候,憲兵也必須協助掩護,因此憲兵們也不敢掉以輕心。

Keep reading “從零開始Rr.”

1 234 ... 6Next »

Chapter 1

由王政改走軍事主義後,亞美斯多利斯沒有一刻不處於戰爭之中。其中戰亂規模最大的莫屬東方司令部所管轄的伊修瓦爾地帶,那是一片被沙漠化的荒蕪之地,住著信奉伊修瓦拉之神的少數民族──伊修瓦爾人。

秉持著領土擴充的侵略原則,東方司令部多次派兵進駐壓制,但伊修瓦爾人頑強抵抗,戰爭一拖就是五年。戰爭不僅造成經濟蕭條,人民流離失所,也讓東方司令部陷入一時的財政困難。

在例行的司令部會議上,身穿藍色軍服的大人物們對於今後的戰事方針進行了一場唇槍舌戰。不論是提議退兵或是大舉進攻,都是為了自我利益而非保衛國家。

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保持沉默。

男子有著一頭黑的發亮的短髮,眼睛雖然細小卻很有神,透漏著直率和堅定的意志,與其他人行成很強烈的對比。只見他靜靜地聆聽每各上台報告的將校們亦正言詞的發表那些不切實際的軍事謬,於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Keep reading “The Sun Also Rises”

1 234 ... 46Next »

鋼鍊佐莎RR【他說】,羅伊馬斯坦古,莉莎霍克愛,同人文,長篇

*本篇,鋼鍊佐莎RR【他說】,為2005年創作的《佔‧有‧慾》的番外篇,有別於《佔‧有‧慾》的莉莎視角,本篇,鋼鍊佐莎RR【他說】,由羅伊視角出發,本篇,鋼鍊佐莎RR【他說】,設定與原作相衝突。

 

還記得那個卑劣的白色小人是這樣問他的。

「你打算付出什麼當作練成的代價?」

這句話即便是過了很多年,依然耳邊盤旋。每當他陷入沉思時,總是會響起。

 

Chapter 1

黑髮男人坐在包廂內,輕輕地搖晃手中的酒杯,鮮紅的葡萄酒,紅的像血般濃稠。

「羅伊先生」是女性對他的稱呼。雖然大家都知道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東方司令部的司令官羅伊‧馬斯坦古上校。但在下班後的私人時間裡,他是羅伊先生。

將酒杯中的酒飲下後,身邊的女子隨即又替他斟酒。

「羅伊先生有心事?」

聞聲,帶著招牌微笑回頭,像是在問,妳怎麼知道?

「有什麼心事就告訴人家嘛。」女子故作嗲聲。

揚起嘴角,湊近女子的耳畔,這般呢喃道:「…妳猜猜。」

「討厭啦,都不告訴人家。」女子鼓起臉頰,假裝生氣地用小拳頭敲敲他的肩膀。

但是羅伊不以為意,拉開距離後啜飲著紅酒。

豎起耳朵,可以聽見包廂內的各種交談聲。

一名穿著性感洋裝,燙了波浪捲的女子這樣對旁人炫耀道:「妳知道我上次遇到誰了?」

她刻意拉高音量,樂不可支地公布答案。

「就是那個聖保羅企業的總裁唷。」此話一出,圍繞在一旁的女子們全都露出羨慕的讚嘆,紛紛要求她分享經驗。

羅伊一口乾下紅酒,等空蕩的杯子再度被添滿後,站起身,拿著酒杯走了過去。

女子們見到是羅伊來了,趕緊讓出空位,羅伊便在那名炫耀中的波浪捲女子身邊坐下。

「不介意我坐這裡吧?」他笑咪咪地問,手已經繞過她纖細的肩膀,搭載波浪捲上。

「羅、羅伊先生。」波浪捲女子受寵若驚,羞紅了臉。

「怎麼了?」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他明知故問,眼神誘人。

「那個…」波浪捲女子感覺自己快被那雙黑色深邃的瞳孔吸入,不自覺地將紅脣送上前。

羅伊笑了笑,將手中那杯酒餵給了她一口。

波浪捲女子毫無抗拒,嬌羞地將頭直接靠在羅伊的胸前。

「我有點醉了…。」

羅伊將剩下的酒喝下,手指勾開她耳邊的波浪捲,小聲地回道:「我也是…。」

一旁的閒雜人等識相地退出包廂,頓時,包廂內寂靜到連衣服被退去的磨擦聲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包廂外頭依舊人聲吵雜,將嬌滴滴的呻吟聲全給蓋過,彷彿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to be continued…

 

1 234 ... 10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短篇集。靈感及設定,部分雖有參造原作,但基於劇情考量有多處進行改編。其中《The night is long》、《Elizabeth》、《Seven deadly sins》內包含少部分性描寫。若嫌內容太黑,可以移駕《Kiss》、《焰鷹手札》、《Something Sweet》等較為陽光正面的系列。

Table of Contents

1. The night is long 十六夜    R18 

2. Rainy day 他喜歡雨天

3. Elizabeth 伊莉莎白   R18 

4. Goodbye さよなら

5. Rhapsody 狂想曲

6. Absolute zero − 273.15℃

7. Morphine 嗎啡

8. Seven deadly sins 七宗罪    R18 

9. Lily 葬花

10. Cross the border 越界    R18 

11. Sunset 夕日

 12. Excuses 都是藉口

1 234 ... 13Next »

鋼鍊佐莎RR【候鳥】,羅伊馬斯坦古,莉莎霍克愛,同人文長篇

*本篇,鋼鍊佐莎RR【候鳥】,靈感來源為2003年的動畫版裡的,鋼鍊佐莎RR【候鳥】,內容主要是描寫羅伊的眼睛受傷後,即將失明的故事。2014年回歸,鋼鍊佐莎RR【候鳥】,有寫過另外一種版本,鋼鍊佐莎RR【候鳥】,Never Let Me Go》。本篇,鋼鍊佐莎RR【候鳥】,有少部分R18性方面的描寫,請未滿十八歲的小朋友們自重。

Preface

羅伊雖然不負眾望打倒了金‧布拉德雷,取得榮耀的同時也因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當醫生宣告受傷的左眼再也無法看見光明時,已是傷痕累累的羅伊全身纏著繃帶躺在病床上,擺在大腿兩側的手指抽蓄幾下後緊緊握拳,臉部神經則像抽筋般僵硬。

「…您說的是真的嗎?」許久,他才啞聲地擠出這句話。

對此,醫生沉重地點頭,羅伊表露絕望不由自主地伸手觸摸纏繞繃帶的左眼。

肯定是哪裡搞錯了,他壓抑著情緒,再度張口詢問道:「難道一點辦法也沒有……」

話才說到一半,右眼的餘光瞄到一旁的霍克愛,發現她的眉尾垂下早已淚流滿面。

Keep reading “【候鳥】”

1 234 ... 25Next »

鋼鍊佐莎RR【佔有慾】,羅伊馬斯坦古,莉莎霍克愛,同人文,長篇

*本篇,鋼鍊佐莎RR【佔有慾】,基於劇情需要,大幅度修改了原作設定,其中本篇,鋼鍊佐莎RR【佔有慾】,沒提及的內幕及秘辛將於《他說》補完。

 

佔有慾是什麼?

 

那是指一個人對於情感的渴望突破臨界點,到達欲罷不能的境界,恨不得將全部都占為己有,為的是填補空虛難耐的內心,這就是佔有慾。

 

如果……佔有慾是一種病。

而染上這種病的卻是一個對感情笨拙的女人,那她該怎麼辦?

 


Chapter 1

【莉莎】是個容易讓人誤解的名字。她不明白父母為什麼要替自己取這樣的名子,或許是因為期許她未來可以人如其名一樣的高貴、優雅。

可惜的是,她縱然有凡人望塵莫及的美貌,個性卻是──冷漠、古板、固執,缺乏該有的女人味。

是的,她冷漠的原因在於她是一個職業軍人;基於工作的需要,凡事遵從軍事法則而古板,只有執著是與生俱來,但卻過了頭儼然變成無法妥協的固執。

縱使她是個傑出的軍人,但在那之前卻是個名符其實的女人。同其他女人,她渴望有個能夠託付終身的歸屬。而具備這個資格的男人,就近在咫尺。

Keep reading “佔‧有‧慾”

1 234 ... 20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創作於2005年末,靈感及設定部分參照動畫及漫畫,基於劇情有多處設定與原作不同。

Chapter 1

東方司令部有一個負責檢閱事件報告的部門,主要的工作就跟字面上所提到的一樣,專門督導及檢驗各部門所提交的報告書。這個部門存在,目的是成為最後的防線,把關各部門及案件,及時主持公道,減少冤案或是取替貪汙等。

因此,在充滿弊病的軍中,檢閱部門如同眼中釘的存在,不僅容易得罪強勢的高層,也經常招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一定是正義感十足且非常有大愛的人才能任職於此。故,眾人稱之為『博愛』事務部。

然而現今的博愛事務部壓根沒在進行所謂的驗證取締工作,平常只是打打雜,換換燈泡,偶爾打掃環境之外幾乎沒有別的事情可做,可以說是全司令部最優閒的部門。

Keep reading “Answer”

1 234 ... 9Next »

鋼鍊佐莎RR【R²】,羅伊馬斯坦古,莉莎霍克愛,同人文,長篇

*本篇,鋼鍊佐莎RR【R²】,靈感及設定來自原作漫畫完結後的妄想。,鋼鍊佐莎RR【R²】,內容有少部分R18性描寫,請未滿十八歲的小朋友自重。

Chapter 1

看著當年那個被自己破壞過的土地經由自己的手重拾昔日熱鬧繁榮的景象,長年背負的罪惡感總算能夠放下。

將伊修瓦爾的自治權重新交還給伊修瓦爾的人民,馬斯坦古上將雖然功成身退,但不代表以後他能夠安享晚年,因為履行真正的夢想的約定現在才正要開始,更何況他也不老,正值四十不惑的壯年期。

即使重建伊修瓦爾是個浩大的工程,幾乎要忙到沒有閒暇時間,但是只要有她在身邊,馬斯坦古就不覺得煩悶。

Keep reading “R²”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原本是七年前因Cirsium勸誘重出江湖時,所構想的長篇。內容主要為漫畫結局後,關於羅伊是否當上大總統的一種妄想。由於當時處於低落時期,故結局走向為悲文。

The story begins

那一天,我們驚醒了。

一條橘紅色的引線伴隨著清脆而響亮的彈指,爆炸聲此起彼落,敲醒了沉醉在美夢中的我們,短暫的和平稍縱即逝,國家再度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面對無情且強大火力,區區凡人的我們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任由奪命的烈火肆虐。

 

“我要用這地獄的烈火救贖這個腐敗的世界…”

 

身披黑色大衣,帶著白手套,見識過真理之門的他,已經不需要鍊成陣。雙手合掌,像是在對神致敬,再次彈指時,東方司令瞬間化為烏有。

是焰之鍊金術師!

看到這副景象,已經沒人再懷疑,焰之鍊金術師──羅伊‧馬斯坦古就是這次的主謀者!!

攻擊一波接著一波,東方司令部週圍的軍用設施各個遭擊毀,駐守的軍人紛紛棄守逃亡。

「菲力!菲力!!」哈博克拼命地呼叫還待在司令部中的夥伴。

因為爆炸的關係,通訊早已被切斷。

「可惡啊!!」哈博克用力摔爛對講機。「到底在搞什麼啊!喂!!!」他無助地朝著火海狂吼著。

 

“相信你捫已經看見我的決心了…”
“我是【新美利斯】的國王,羅伊‧馬斯坦古。”
“我將要創造一個全新的國度!”

 

…to be continued…

 

1 234 ... 16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短篇集。2014年重拾佐莎熱愛,重新定義佐莎之間的靈感而創作的短篇綜合。靈感及設定部分參照動畫及漫畫。本系列將不會有任何接吻及R18相關性描寫,若嫌不足,請移駕《Kiss》系列、《Something Sweet》。若崇尚較為深度的內容,或許《It’s raining》是各位的好選擇。

Table of Contents

1. She has a dreamy 她有一個夢想

2. The value of life 等價的彼方

3. Tears 淚,為他而流

 4. Pure motive 動機其實很單純

5. Time is just right 他真的很會挑時間

6. His secret 藏在黑色的瀏海下

7. Do not need words 他們不需要言語

8. Precious life 生命因為有妳而珍貴

9. What is happiness? 【幸福】所為何物?

10. If … 如果她沒走上從軍這條路…

11. Do not Cry 別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哭泣

12. Forever 明天、後天、大後天…直到永遠

13. On purpose …妳是故意聽不懂人話嗎?

14. Trust me 學會信任

15. Do not make mistakes 他將不再犯錯

16. Passing by 交錯的霎那

17. Lost hairpin 失去的只有髮夾

18. Go ahead 筆直前進

19. To avoid reality 逃至盡頭之後

20. R‧R‧P 佐莎黨

 

 

1 234 ... 21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短篇集。主要是描寫除了佐莎以外的東方司令部的小夥伴們的故事。靈感及設定參照漫畫。少部分基於劇情考量有加入私人設定,比如說《Legend》、《Who is the colonel ?》裡中尉對貓過敏,是原作沒有的設定。若嫌佐莎度不足,可移駕《焰應手札》,缺少糖分請直接服用《Something Sweet》。

Table of Contents

1. Mischief 上校的惡作劇

2. Protagonist 〝他〞才是主角

3. Inability 難得“無能”

4. list of names   古拉曼的名單

5. New record 4秒94

6. Blue team 他們是馬斯坦古小隊

7. Five people 湊滿五個人

8. Can not hear 太小聲了!

9. Danger 別單獨走夜路

10. Vato Falman 中年大叔向前衝

11. In love 馬斯坦古上校的戀愛諮詢

12. Legend 最強傳說

13. Wedding dress 染血的嫁紗

14. Who is the colonel ? 羅伊?上校?傻傻分不清楚

15. Kain Fuery 千萬不要灌醉菲力

16. Jean Havoc 哥抽的不是寂寞,真的是菸

17. Secret 不能說的秘密

18. Home court advantage 東方司令部,他們的主場

 

 

1 234 ... 19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短篇集。靈感及設定全都來自漫畫內容的片段,主要為佐莎接吻情節的妄想及惡搞。如果覺得接吻還不夠,想要有更深入的R18內容,請移駕《It’s raining》、《Something Sweet》。

Table of Contents

1. Promise 誓約之吻

2. Blessing 祝福之吻

3. Comfort 撫癒之吻

4. Attack 偷襲之吻

5. Encouraged 鼓舞之吻

6. Flirt 調情之吻

7. Appreciation 讚賞之吻

8. Rebirth 重生之吻

1 234 ... 9Next »

「所以,如果我是人造人你打算怎麼辦呢…馬斯坦古上校?」

隨著金‧布拉德雷緩緩地逼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多年的戰場經驗在耳畔催促著:快逃!

但是,雙腳彷彿被看不見的鐐銬纏繞,整個人動彈不得。

冷汗一滴滴地從額頭滑向眉宇,瞬間,他感覺到死亡近在咫尺。

Chapter 1

稍早前,馬斯坦古前往位於中央市外郊區的小木屋。

在那裡他不僅見識到了人造人那恐怖的破壞力,還得知了不得了的情報。

現任的大總統──金‧布拉德雷是人造人。

當下他想起摯友休斯‧馬斯臨死前傳達給他的遺言。

「軍方很危險。」這句話的意思,他總算能想得通了。在知道軍方上層與人造人之間相互勾結後,做出了結論。「並非是軍方遭遇危險,而是軍方本身很危險。」

只是,說到軍方高層,可不只有金‧布拉德雷一個人。究竟是除了某幾個重要幹部以外,其他人全被蒙在鼓裡,還是其實早就同流合汙?馬斯坦古立即就想調查清楚,以便擬定往後的作戰方針。

撿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晚,吃了熊心豹子膽的羅伊‧馬斯坦古上校將平時總是隨身在側的副官──莉莎‧霍克愛中尉留在外頭待命,自己一個人來到中央司令部內探聽敵情。

問題是,羅伊‧馬斯坦古上校是出了名的運氣背。原本想避開金‧布拉德雷私下調查,卻因為思慮不周而栽入虎口。

Keep reading “1896”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內容主要妄想佐莎婚後育有四子的歡樂生活,其中子世代為妄想,與原作無關。最後一篇《Her colonel》內含R20性描寫。多年前創作的《The Buried Giant》也曾經有出現過長女羅莎莉亞,個性雖然有些不同,但設定上是同一個人。

 

印象中,父親吐血身亡的那日,是他最後以名字稱呼自己。

從那之後又過了幾十年了,即使兩人的關係不再只是單純的上司與部下…彼此的名字仍舊彷彿無法化作語言的禁忌。

 

Chapter 1

「媽媽,快起來,天亮了!」十歲的女兒如金絲雀般尖銳的嗓音吵得她無法睡回籠覺。

「唔…」被團中的霍克愛發出呻吟,打開眼皮,印入眼簾的是一雙兒女的面孔。

見霍克愛還不肯離開被窩,心急的女兒開始搖著她的身子,覆蓋著被子的身軀如同小山丘一樣。

賴床並非霍克愛的習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睡意如此濃烈,令她實在離不開舒適的床鋪。一個人霸佔雙人床鋪,翻了個身,眼皮再度闔上。

「媽媽!!」高分貝的嗓音再度響起,女兒氣急敗壞地將被子整個掀起,小手掌不留情地拍打霍克愛的臉頰。

「莎莉,妳別吵母親了,安靜點。」還是兒子懂事,在霍克愛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但也同時掀開家庭戰爭的序幕。

「叫我姊姊,洛利。」黑髮的莎莉雙手叉腰,趾高氣昂地以鼻頭藐視金髮的雙胞胎弟弟。

真是受不了,聳聳肩,洛利帶著平淡的口氣回道:「請保持安靜,比我早一分鐘出生的“姊姊”。」

「你說什麼!媽媽,妳看,洛利又不懂禮貌了!」莎莉抓著蓋在霍克愛頭上的棉被拼命地叫著,聲音越發尖銳。

糟了!

洛利沒能及時摀住她快速蠕動的小嘴,她宏亮的聲音沒能趕走霍克愛的睡意,反倒吵醒了睡在床邊的嬰兒床中,才一歲的小女兒雪莉。

Keep reading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1 234 ... 10Next »
*本篇為鋼之鍊金術師RR佐莎‧羅伊X莉莎同人文。既《The Sun Also Rises》、《リザ》、《Answer》系列以來,另外一種佐莎邂逅設定。比較不同的是,設定上參照2003年的原作動畫,可以當作是【候鳥】與《Never Let Me Go》的前傳,或是全新的內容。

Chapter 1

大總統親自下答的第3066號指令,揭開伊修瓦爾殲滅戰的序幕。

士官學校的歷屆畢業生在最後一年都會參與實戰,其戰果將作為是否夠資格成為一名士兵的最終考核;戰場不僅是測試士兵的判斷能力以及逆境生存能力,也是評估是否能準確“殺敵”的最佳場所。

包括莉莎在內的兩名準士官校生被分配到羅伊的小隊。

羅伊仔細打量她,名字後面尚未註明姓氏。

孤兒嗎⋯⋯羅伊猜測。

當被問起擅長的項目時,莉莎簡短地回答兩個字:「射擊。」之外,便不再有任何多餘的言語,那雙不同於另一位菜鳥的銳利瞳孔令羅伊留下深刻的印象。

相較之下另一名士官校生就正常許多。

「米拉‧妲裘。」羅伊照著履歷表上念出名字。

「是、是…」米拉帶著惶恐,回答問題時結結巴巴,全身上下抖個不停。唯一能夠發出句子的單詞為:「會死嗎?」

羅伊則反問她:「敵人要殺妳,妳就乖乖地被殺嗎?。」

Keep reading “唯有煙硝味的日子”

preface

………彷彿是好久以前的回憶,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感覺更加強烈了……

他當時還是個學生,風度翩翩,談吐文雅,又充滿智慧,因此博學,如果他依然繼續學習的話,將會是個擁才氣的學者……

印象中,那是一個非常和樂的家庭,以及在幸福中成長的女孩,她笑的燦爛而且甜美,多麼的純潔無暇啊……

只是她蒼老的父親,帶著些許哀傷的眼神,刻意表現出慈祥,對萬物流露出同情憐憫的情愫……

……羅伊……

 

「羅伊……」休斯搖醒他。

馬斯坦古疲倦的張開眼,問道:「我睡著了?」

「對,不過只有五分鐘。」休斯說。

「喔…」馬斯坦古應著,從桌面爬起來,伸了懶腰,卻還是一臉倦容。

「幹什麼,在工作中睡著,真不像你。」

「是阿,而且這五分鐘好像過了很久。」他看了看手錶。

「把臉擦一擦吧」休斯誠心建議。

「不用了吧?」馬斯坦古可不認為自己有倦容,但依然以手指搓揉臉頰。

「因為考卷的字都印到臉上了。」

聽見休斯的話,馬斯坦古低頭一看,剛剛趴過的地方放著剛改好的考卷,但是用紅筆打上的分數已經變得模糊,因為墨水幾乎都轉移至他的左臉。

87分…不能再高了!

他隨即從位置上跳起來,匆匆走進廁所,休斯立刻就跟上來,卻被馬斯坦古擋在外面,馬斯坦古皺了眉,問道:「你要做什麼?」他的表情像是不希望休斯跟他一起。

「怎麼?怕小便的時候被看光嗎?」

馬斯坦古指著休斯的鼻子,用命令的口氣說著:「對,所以你千萬不准進來!」然後乾脆把門給鎖上。

站在門外的休斯只能聳聳肩,放棄教職員室的廁所,到別地方去了。

馬斯坦古在廁所的鏡子前站了很久,在意的不是臉上的87分,而是剛才的夢境。

雖然感覺是很古老的記憶,但是卻彷彿昨日才剛發生過一般。

然而最讓他匪夷所思的是夢中出現的那名女孩,即使輪廓模糊到幾乎要看不清楚,但是他卻有說不出的熟悉感。

…到底是誰呢?

Coming Soon…

Coming Soon…

Coming Soon…

Coming Soon…

Coming Soon…

Chapter 1

雪村診所位於三條通上,在京都小有名氣,大夫雪村綱道還是朝廷幕臣們的御用名醫,由他所研發藥材據說療效極好,被譽為「萬能丹」。

一大早起,就有前來看診的病患大排長龍。

即便雪村診所受惠於當今朝廷,雪村綱道也沒有因此抬高價錢,一直以來都是已最公道的價格為民服務,因此獲得了不少好口碑。

雪村家的獨生女雪村千鶴也在診所內幫忙,從小就跟著綱道學習的她,不僅小小年紀醫術了得,像是對面巷子的老婆婆的感冒已經能輕鬆診治,視情況對症下藥,除此之外態度親切,身受居民愛戴。

忙了一個早上,沒有片刻的休息,千鶴隨即前往廚房卻認熱水已經燒好後,用勺子舀了些許進盆子,小心翼翼地端著,走去看診間。

先將水盆輕輕至於地上,跪下身來小聲地喊著:「父親大人,我給您拿來了熱水。」然後推開紙門,裡頭,綱道正在幫一名男子處理手臂上的外傷。

千鶴端著水盆走向男子,接下綱道手上的毛巾,浸了點水,輕柔地擦拭男子的傷口,過程中非常地小心,就怕弄痛傷者。

男子的傷很明顯是來自銳器,基於隱私,雪村父女從來不過問細節只專注於療傷。

就在千鶴專注於處理傷口時,外頭有等不及的病患大聲啷啷地來到看診間。

「大夫,我頭好痛吶….啊,抱歉,大夫還在忙啊。」這名病患抓抓頭,有些不好意思。

「讓我來吧,千鶴妳看看他怎麼了。」

「是。」

於是,千鶴又將傷口處理的工作交還給綱道,自己則走向頭痛的病患,朝著對方指的方向仔細地看了頭部。

「您這裡腫了個大包呢。」千鶴說。

「對對對,早上不小心從梯子上跌了下來,痛死我了!」

「不要緊的,我給您上點藥膏。」千鶴微微笑,走向藥櫃,抓了幾種藥材後開始搗碎。

等待的時候,這位病患大概是閒著沒事想說話,但卻哪壺不提提哪壺,張嘴就是一鳴驚人。

「話說,昨晚三條通的池田屋可厲害了,死了好多人吶!」此話一出口,正在處理刀傷的男子眼神變了,即使拼命地在掩飾,綱道也能從氣氛中察覺出來。

這各男子恐怕也在場吧?

聒噪的病患對於自己說錯話還渾然不知繼續道:「就是那個任生狼,喔,現在好像是自稱【新選組】是吧?大半夜的就給人家殺個片甲不留。」一邊說著,還會揮手揣摩。

「這位小哥,可別在我女兒面前說這麼恐怖的事情嘛。」綱道急急忙忙搬出女兒,想打圓場。

聰明伶俐的千鶴明白父親的用意,迅速包好藥,說:「來,這是三天份的藥。」說著,還試圖將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病患帶離現場,臨走前與綱道互換了一個眼神。

…to be continued…

 

文久三年──

剛到京都才不到幾個月,便立即在城內打響名號的浪士隊,人稱【新選組】。

 

Chapter 1

一大早,穿著淺蔥色披肩,正準備要外出巡查的新選組第一隊隊長──沖田總司,在彎身穿草鞋時,被同樣身為隊長的齋藤一從後方喊住。

「總司,土方副長讓你過去找他。」第三隊隊長齋藤一的話不多,交代完畢後,立即轉身離去。由於他步伐極快,讓淺蔥色的披肩揚起,變得更加顯眼。

「真是的,土方先生還真會挑時間。」總司嘀咕著,腳尖抖了幾下,草鞋就這樣隨意地滑落,一正一反地掉在地上。他頭也不回已經台腳走上階梯,完全沒有要順手將草鞋擺放整齊的意思,就這樣大步地向前,速度與齋藤形成落差,格外緩慢。

土方歲三的房門前剛好是中庭,經過時,總司的視線不由得被天空飄下的白雪吸引。

現在正逢臘月,看來這是今年初的第一場雪。綠色的瞳孔中映著翩翩雪花,總司已經可以想像明日一早,隊士們全體總動員掃雪的情景。

「總司!快點給我進來!」

直到土方歲三的怒吼聲從房內傳出後,總司才想起有這麼回事,用力地拉開紙門,調皮地吐了吐舌頭,臉上毫無歉意。

「怎麼一大清早,臉色這麼差呢?難道土方先生又便祕了?」走到位置上坐下的同時,總司還不忘了調侃。

土方確實一臉沉重,乍看之下還真像滿腹宿便,聽見總司輕佻的眼語,面色更加糞黃了。

不過身為新選組的副長,他大人有大量,不像以往會繼續跟總司鬥嘴,而是以嚴肅的口吻告知他:「佐之助“失蹤”了。」

總司才剛坐好正想調整褲管,聽見土方這樣說道,眼神一下子變的銳利,不再維持笑容。

轉頭與齋藤一視線接會時,總司是面無表情的。

然後,土方意有所指地下達命令:「你們去“找”他。」

他是故意這樣說的。作為同樣由東京一同出發的好夥伴,這是在給原田佐之助留情面。

自從受命於會津藩,負責維持京都治安,新選組24小時都會派遣隊士輪流於市井間巡查。然而天都亮了,負責夜間巡查的第十隊隊長原田佐之助卻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回屯所交接,等於是違反了新選組的規矩。

只是,熟悉原田為人的人都明白,新選組織中最講義氣的原田怎麼可能會違規潛逃?還走得這樣無聲無息,連同一起前往巡查的隊員們也像人間蒸發般。

於是,土方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會把他找出來的。」總司說的輕鬆,早就回復了嘻皮笑言,拍拍屁股起了身。

齋藤就沒有那麼樂天,沉穩地提醒道:「任務不是兒戲。」

「沒錯。」土方用力點了個頭,以兇惡的眼神給總司一個警告。

總司當然明白他的用意,依然一副輕鬆自在的答道:「反正佐之先生也作好覺悟了吧。」會這樣說道,表示他自己也有了覺悟。

【一旦出現潛逃者,格殺勿論。】是新選組的規矩,這幾個月來,他不曉得殺了多少名想連夜逃離的隊士。不過,砍殺好友,這還是頭一遭,到底下不下得了手,總司自己也沒有把握。

如果總司一個人沒有辦法執行,屆時就由齋藤一協助,這也是土方將兩人叫來的主因。

「原田也有可能是遇到危險了。」土方最後又補了一句。

倘若如此,派上新選組的兩大高手,至少有機會將原田給救會來,就怕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原田要真的遭襲,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無論如何,不能再耽擱了。

總司與齋藤兩人幾乎是用奔跑地離開新選組的屯所,然後很有默契地兵分兩路。

…to be continued…

 

今夜的月色帶著些許微醺,彷彿是釀在酒精中的萊姆,微酸微澀,漾著醉意。

待日間部的學生們都就寢後,月光療的大門緩緩開起──

Chapter 1

腐朽的外壁,瀰漫著一股危險氣氛,替吸夜間部的血鬼們增添幾許朦朧的神秘感。身著純白色制服的吸血鬼們聚集在教室裡,卻不是在聽講,而是談笑風生。

這裡是黑主學園,一個人類與吸血鬼共存的小型社會。

支葵與莉磨一如以往,安靜地坐在距離講台邊群聚的年輕吸血鬼們最遠的位置上。

支葵用手托著下巴,眼神中帶著惺忪睡意,不時地張嘴打哈欠。

莉磨則低頭不發一語,翻著那本最新的流行時尚雜誌,頁面中出現的模特兒,正是她與支葵。

Keep reading “噬血薔薇色”

1 234 ... 8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