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它的由來)

一開始發表佐莎文時,使用《雛~*》這個筆名,後來廣為人知,於是就當成是寫佐莎時專用的名稱了,如此一來也比較好認。

至於為什麼要使用這個名稱,主要是我是寫手界的【雛鳥】,只是一介新手,風格、筆觸都還蠻隨興的,寫文純粹是心血來潮。

但是我的朋友都說:妳的名字有性暗示(!?)

……是、是因為我寫了那篇露骨的H文的關係嗎???

 

 

  •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去掉學生時期的作文的話,應該是大學時,從寫“霍爾同人”開始吧。

想繼續寫下去的原因不外乎【因為愛】。有愛的話,一天生出一篇兩千字左右的文並不是問題唷;愛淡掉的話,十年都是難產期。

 

 

  •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由於寫作非我的專長,因此沒有特別去注重文風,加上國文造詣有限,盡可能避免使用艱深的詞彙,更不會去雕琢文字,純粹以白話易懂為主。

腦海中有故事的時候,往往是以我在跟大家“分享”一個構想與故事的方式,也就是以“聊天”口吻來寫一篇文。所以,我寫出來的東西與其說是文章,不如說是我的【碎碎念】。

精闢、直白,字句間帶著幽默───應該是我追求的文風吧。

會想要以“聊天”的方式來敘述故事,主要是不想造成讀者閱讀時的壓力。我希望大家是在聽我說一個故事,越看越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閱讀上很輕鬆,內容也淺顯易懂,因此也比較容易跟我暢談有關故事情節的秘辛。

 

 

  • 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用字遣詞應該差不多,因為我腦袋中庫存的詞彙大概就那幾個。要說最大的不同,就屬分段了吧。拜長篇經驗所賜,慢慢可以抓到分段的訣竅。

至於故事走向及題材,主要是看CP的定位決定。佐莎對我來說除了愛情以外,欣賞的是患難見真情的羈絆,因此我的佐莎文一定會有的元素就是“戰爭”、“思想”、“鍊金術”(←也是鋼鍊文最不能少的)

 

 

  •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就跟我常以“聊天口吻”來寫一樣,以最簡單的字表現最豐富的情境,是我最喜歡的風格。常常在追漫畫的時候,我會上網去看大家的心得。理由是這類的文章是最隨興、直接、也是最有趣的。

而且這類的文章散發著一股【跟你們說唷~】的強烈訴求。希望得到閱讀者的共鳴,所以會自然而然寫出讓人充滿好奇心的內容,我希望我的文也能讓大家產生這種感覺。

 

 

  •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筆桿要爆炸了)

應該是沒有。我比較擅長帶入自身經驗,這樣一講,大家都知道我寫的一些揪心的情節其實源自於我的戀愛經驗,沒錯。另外會將以前曾經看過的電影、小說、漫畫裡頭,喜歡的梗改編後加以運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對於喜歡的角色會多加深入理解之後,盡量在對白上面表現該角色的感覺。所以比起一般的闡述,我更喜歡寫台詞。思考著,這樣的情境下,佐莎會使用何種口氣之類的,所以我一直很想挑戰以對話為主的內容。光是只有台詞就能讓人感受到活生生的佐莎,不覺得這樣很屌嗎?

好啦,我承認我是因為詞窮寫不出描述動作的句子(汗)

 

 

  •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應該是全部吧。如果沒有靈感的話,寫什麼都不對味,也提不起勁。

話說,十年前有一段時間,我愛上電影情節轉換頻繁的表現手法,所以在創作《Killer Cipher》時,採用了大量情節穿插的方式。

結果,事隔十年,當我重新閱讀時,我居然看不懂自己到底在寫什麼東西。(汗)

由此可見,我最不擅長的應該就是分鏡敘述法了吧?所以,重新修改後的文章都會比較統一為主角的敘事點,主角不在場的配角劇情就不會特別寫出來了。(因為據透不好玩XD)

 

 

  • 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草稿只要30分鐘左右(2000字),再花30分鐘編排,就會按下“送出”鍵。錯字跟贅字則是之後重看幾遍後,陸續訂正。

 

 

  •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想寫就會寫。平常沒事腦子裡會一直幻想想寫的內容,大致抓到方向之後,就會動筆,通常一動筆以後,原本不連貫的橋段就會自然而然地串聯在一起,超神奇的!

 

 

  •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聽歌吧。但是常常寫到,歌都放送完畢了,還是卯起勁來打字,都忘了要按下播放鍵(笑)。

然後就是,每篇文章我都會安排一首所謂的“主題曲”,不一定跟歌詞有關,純粹聽得順耳,就會採納。由於都是在音樂中完成創作,文章的字句也莫名地與音樂相輔相成,若是配合音樂閱讀,將更能融入意境中。(希望)

剛剛想到一個,來補充一下。最近寫文,對於標題喜歡以一句話呈現。以往都是一個單字,像是“候鳥”、“羅伊的煩惱”之類的,以名詞為主。現在則喜歡一言以蔽之。比如說『她的煩惱』改成『她有一個煩惱』,是不是感覺又不同了呢?

 

 

  •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式等)

我的字很潦草,所以是打字派。既然要打字,當然是用電腦囉。

原本寫文都會使用Word,後來有點懶,直接使用記事本,最後乾脆直接打在網誌的編輯框裡面。但是這樣的作法很不好,如果哪天伺服器當了,心血就再見了……。

 

 

  •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一開始打出來的就是草稿了。與正式稿最大的差別就在於【錯字的多寡】。

然後無聊會一直閱讀,覺得有不順的句子,或是想要添加的句子也會不定時的修改。因此建議大家也可以多按幾次【重新整理】,說不定會發現不一樣的地方唷~!

 

 

  •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前面有說過,一切取決於CP定位,而佐莎最少不了的要素就是“患難見真情”,因此每長篇文中一定會有“戰爭”、“事件”…等等,的苦難。

另外我也很喜歡“思想衝突”、“種族衝突”以及探討一些有爭議性的議題,像是“殺人與否”、“正義邪道”之類的。

曾經有人說過我的文章屬於現實派(枯燥難嚼),加上我又愛假借角色之口說教,而且政治意味很重,看著看著如果覺得頭暈,應該就是被我的【歪理】荼毒所致。

還有就是,這裡的文章雖然全都是佐莎配,不過故事不全然圍繞著她們。有時候可能是羅伊中心,莉莎從頭到尾都沒有出場,就連被提及時也沒有指名道姓,可是卻可以很明顯地知道大家在說的就是莉莎。或者是莉莎雖然登場,卻沒有任何有關神態動作感情的描寫,連台詞也沒有,不過整個存在感很強烈,我想讓大家從羅伊的言語間去想像莉莎會有的反應。

其中還有很多突然結尾的文章,也就是俗稱的爛尾,但我是故意的。故意讓故事停在一個很突兀的階段,結束的很莫名其妙,剩下的全靠讀者自行想像(飛踢)。

 

 

  •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司馬遼太郎。

影響算很深吧,因為我都學他簡化文字敘述,除非有必要才會著重於人物身上的描寫,否則一切都以簡單幾個字帶過。

畢竟我後來發現,即使是自己寫的文字,如果太攏長,也會影響閱讀意願,所以最好是一秒鐘能消化的長度最好。

那些無法刪除的說明文,則以分段的方式加以編排,在不讓讀者產生睡意的前提下予以保留。

 

……啊,結果讓人打哈欠的不是寫法而是題材嗎!?

嘛,愛莫能助。(飛踢)

 

 

  •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沒有,比起寫文,我更喜歡做設計。

 

 

  •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好的經驗就屬,候鳥能歷經十年不衰,至今仍有人談論。作者本人都忘記當初的細節,居然還有讀者可以在看到新修改的內容後,點出與十年前的舊內容的不同之處,還不只一段,而是很多篇亦是如此。

不好的回憶,就是盜文經驗吧。年輕的時候比較衝動,一有不愉快就會抱怨,結果大家對我的印象就是【候鳥的作者很容易抓狂】。

其實剛開始寫的時候,我一直很糾結於自己國文造詣缺乏,文筆不如他人之類的小事上。有時候看其他寫手的文,總是既羨慕又忌妒,好恨自己沒有像他們一樣的表述天分,沒有辦法寫出能讓讀者有所共鳴的內容或是段落。

十年後的今日,我反而豁然開朗。

總而言之,寫,就對了。

 

 

 

  •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一半一半吧,有靈感就會繼續寫。熱衷度來自讀者的支持與否,越多人支持,寫起來當然越有成就感囉。當然,就算沒人支持,想寫的時候還是會寫的。畢竟同人文本來就是寫來讓自己爽的。(笑)

 

 

  •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以後有機會再詳談。

 

本來是想敷衍了事的,但是我發現有時候讀者告訴我喜歡的內容,跟我花心力去描述的段落不盡相同。表示:我的認知與讀者是有差距的。

以下,簡單舉例一些我自己很得意的句子。

 

「俗話說,老大不中留啊………你到底有沒有打算走下一步?」

他發現馬斯坦古上校光顧著聽他說話,停頓了老半天。

「啊、抱歉!」趕緊回神。「實在沒辦法了…」他只能移動自己的國王棋子向前,然後立刻被黑皇后吃掉。

 摘錄自東方司令部天氣晴『古拉曼的名單』

其實我根本不會玩西洋棋(被打),只有稍微了解一下規則。

這篇文主要是想用棋局暗喻羅伊與古拉曼意有所指的對話內容。因此這一篇文的重點並非棋局的輸贏而是落在兩人的對話上。

沒錯,就是很多寫手最頭痛的對話描寫(我卻寫得很爽)。

 

 

他已經走到外面,不知為何,她追了過去,喊住他……

「上校。」

他一面穿上大衣,聞聲回頭。表情好像是在問,怎麼了嗎?

一時之間莉莎竟然難以啟齒……

「我……」躊躇之後,下定決心,她這樣問他:

「剛剛那位,是菲歐娜‧墨德西特小姐吧?」

他的表情有了變化。像是在訝異她怎麼會知道一般,卻也不是生氣。

接著完全停下腳步,想要聽聽她到底想說些什麼。

摘錄自『佔有慾』

為什麼會喜歡這段?我自己也不知道。(槍斃)

但是字句間,我很想寫出一向討厭被人過問私事的羅伊,面對莉莎的質疑,不但沒有生氣,還予以尊重。而這些,是身為副官才能享有的【長官的溫柔】。

 

 

「…難道…妳將上校給……」

“死”這個字,第一次無法化作語言。

摘錄自焰鷹手札『淚,為他而流』

也太短。(飛踢)

這篇幾乎都是參照原作的情節,將畫面轉成文字,因此沒什麼好提的。但是這兩句話應該能夠充分證明我對文章必須“精闢”的原則。

 

 

也對,這種時候就算著急也於事無補,羅伊嘆了口氣,用力地往牆上一靠,發出巨大的聲響,讓牆壁再添一道裂縫。

如果屋主在現場,肯定會大發雷霆,羅伊心虛地瞄了莉莎一眼,怕她責備自己。還好莉莎靜靜地望著前方,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好險、好險⋯!

摘錄自something sweet『有一點太甜…』

很平淡的幾句描述的句子。(遭踹)

我很喜歡類似帶點幽默的描寫方式,這也是讓文章永遠充滿輕鬆氣氛的表現手法。就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同樣覺得好笑就是了。(汗)

 

 

嗚———

列車發出一陣長鳴,終於朝著北方出發。

中央車站被大老遠的拋在後頭,羅伊將頭靠在車窗上,用手掌遮蓋自己的臉,身體微微的在顫抖。

車掌走了過來,發現羅伊怪異的舉動,連忙問:「先生,你哪裡不舒服嗎?」

「不……我沒事……。」羅伊放下手掩飾失態。

片刻,羅伊又問:「請問要多久才能到達北方?」

「大概需要三天的時間。」車掌回答。

「是嗎……。」說著,羅伊再度用手摀住臉,車掌離去後,一行淚水才從他沒有戴上眼罩的右眼緩緩地流下……

摘錄自『候鳥』

這是十年前寫的候鳥的段落,當時故事還沒成形,但是這個畫面已經在腦海中構思已久。如今新版的候鳥,內容基本上已經大風吹了(汗),但是這個橋段卻被保留下來了。

至於為什麼喜歡,大概是難得可以寫憔悴的羅伊吧,以往老是讓他意氣風發,偶而也是要挫挫他的銳氣。(喂)

 

 

 

難以置信地看著畫到一半的鍊成陣,賞了自己一拳,總算清醒不少。

狼狽地起身,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無能,沉痛地望著休斯的屍體。

「果然,沒有罵我笨蛋啊…」

他喃喃自語,既苦悶又無奈。

摘錄自焰鷹手札『如果她沒走上從軍這條路…』

以前一直很想寫關於休斯被殺的劇情,可是總覺得太過黑暗,萬萬沒想到會在十年後的今日以這樣的形式呈現。

基本上我會盡量以不帶任何情感的第三人稱角度去呈現。一方面是為了掩飾空洞的文句,一方面是想留一個想像空間給讀者。

 

 

 

  • 來聊聊關於原創腳色。

為了推動劇情,常常被迫創造幾個角色跑龍套,也就是俗稱的【免洗角色】。

來看看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物吧!(喔耶)

 

  1. 阿不利‧佛洛 (馬斯坦古小隊『湊滿五個人』)  :占著茅坑不拉屎的上校。
  2. 佩琪‧凱特 (東方司令部天氣晴『太小聲了!』)  :老鷹的親戚。
  3. 強尼‧威肯 (火線§流亡§初章)  :莉莎的頭號跟屁蟲。
  4. 馬歇爾‧格蘭肯 (候鳥)  :磨刀霍霍向羅伊的多蘭庫瑪元帥。
  5. 羅菈‧密斯理  (東方司令部天氣晴『4秒94』)  :最高紀錄保持人。

 

說明整個很敷衍(飛踢)。

 

 

  •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恩……還可以。當然多少也會希望自己的文字段落能更加流暢點,或是在用字遣詞上有所進步。風格的話應該是不會改變,以前有嘗試過各種較為詩意的文風,但是我終究是缺乏詩詞品味,因此還是精闢直白的好。

還有就是做到讓人至少想【看下去】這一點。

 

 

18 Comments for "About Me"

  • Riza Mustang

    關於佔有慾的那段舉例,我也表示挺喜歡的^^
    就覺得描寫十分細膩,卻沒有多餘的贅述,字字句句都能反映出羅伊的性格以及對莉莎的不同……這種感覺
    蹲坑,期待博主更多的作品

    Reply
    • 雛~*

      哇~原來妳也有共鳴嗎?好開心!
      佔有慾算是我比較付諸心力描寫的一篇作品,在避免攏長的前提下,以最精簡的文字描述佐莎的互動,好高興妳有共鳴!
      我會努力創作的,歡迎妳多給我意見作為參考唷!

  • Apple123

    原來如此,我又學多了一個寫法啦 😀
    對那幾篇有感覺呀?
    我覺得每篇都有他的特色,從你寫的每一篇會有不同的感覺
    例如比較虐的部份,他們哭的部份,我的心也會同一時間感到痛(是我太投入?)
    看到甜甜的 或 一些描述他們已經互相知道對方想什麼的地方 我會大笑,之後就會重看漫畫和動畫
    (其實結局都不說多點他們當時有點想哭,但再想可能他們不是主角吧 XD)

    ----

    那一篇文章我較喜歡,先長篇吧

    候鳥:我看第一篇同人文,我還記舊的有哈莎情節>~<,第一個系列會追下去的(大愛佐莎 :D)

    (好了認真)這個系列我覺得可以看到人他們的陰暗面,他們背後所承受的帶來的痛苦,

    火線:只能說,青春真好 (笑

    短篇的話:

    SOMETHING SWEET ,KISS系列 (沒有為什麼,始於喜歡甜的 😛

    手記札系列:
    他真的很會挑時間,他們之間不需要語言:喜歡他們不用說也能了解對方(羅伊很心思細密 (笑)

    H系列:猜不到密碼所以沒有看 (可不可以給個題示 XD)

    東方司令部天氣晴:

    古拉曼的名單:莉莎的祖父我其實也喜歡他,不知道覺得他是很有趣的老人

    上校的惡作劇:他們馬斯坦古小隊的互動令我覺得這樣的上司不錯(沉思)

    ----

    哈哈哈 好像有很多 😛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XD
    短篇很輕鬆
    長篇可以看到在原作底下我們對他們各人的另一翻見解

    中文不太好 可能有點詞不達意呀 見諒 😀

    Reply
    • 雛~*

      因為我對佐莎有很多不同的解讀,所以會在每個系列作點變化,一方面也是要配合劇情。聽你說會看到想哭或是想笑,其實我很意外,因為我寫文時會盡量不帶入感情,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去描述,自認為渲染力其實沒那麼強烈才是,所以能讓你有心情的起伏讓我又對自己的寫作能力多了信心唷,感謝。
      老實說,我也比較愛甜文,以前寫過的文要說悲文,大概只有火線末章(對不起我愛你),但其實也是每個人必經的結局就是了。說真的比起甜文,悲劇比較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是我通常都只會想到好結局。(寫文前都是先構思結局)
      短篇確實都是輕鬆寫,給長篇喘口氣用,格局也比較小,盡可能用力搞笑(喂)只是嚐試過各種曖昧後,現在有點江郎才盡,明明應該有很多梗可以挖(倒地),結果我都挖長篇坑而不是短篇坑。
      其實還有很多長篇未動筆,想說至少先弄完火線初章,照目前進度恐怕還需要一個月左右吧,希望一切順利(喂)
      這邊要謝謝你的感想,大致上抓到方向了,司令部系列似乎也能拿來玩(笑)
      Ps,h文的密碼就是佐莎日的三個數字唷!611

  • liangying

    完全猜不到密碼QQ(已哭)

    Reply
    • royriza611

      其實有些密碼在留言裡可以找到,可以試著找看看,不過密碼種類很多,我都有點搞混= =”

    • 雛~*

      是的,作者自己都混亂了XDDD

    • 雛~*

      求神問卜看看~

  • royriza611

    12月了,雛大消失好久(哭)

    Reply
    • 訪客

      看到时间开心了下!居然还有人!…最近刚入RR坑!看到雏大写了好多文好幸福啊!正打算一篇篇看起!

    • 雛~*

      閒閒沒事F5一下,說不定會有一想不到的驚喜

    • 雛~*

      剛好一年吧,跟十年相比,這次快多了~只是很快又要去忙了~

  • rozi

    刚才忘了登录了OTZ….好喜欢雏大写的rr啊!!!

    Reply
    • 雛~*

      真有那麼喜歡?我一直很想知道是喜歡哪個部分?說來讓我參考一下~

  • jong024

    密碼真的有點難猜啊..所以要是每篇的留言都看一遍去找吧?XD

    Reply
    • royriza611

      密碼在下面:
      點到為止:611
      無法給予妳渴望的承諾:611
      那是屬於他的記印:611
      其實就是愛:611
      到底是哪個該死的“上校”啊?:rr61i
      為了奪回皇后:611
      這次有寫完唷~:rR61l

    • 雛~*

      不整理連我自己都忘記了說XDDD

    • 雛~*

      這是為了鞭策大家養成”爬文”的好習慣(喂)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