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文久三年──

剛到京都才不到幾個月,便立即在城內打響名號的浪士隊,人稱【新選組】。

 

Chapter 1

一大早,穿著淺蔥色披肩,正準備要外出巡查的新選組第一隊隊長──沖田總司,在彎身穿草鞋時,被同樣身為隊長的齋藤一從後方喊住。

「總司,土方副長讓你過去找他。」第三隊隊長齋藤一的話不多,交代完畢後,立即轉身離去。由於他步伐極快,讓淺蔥色的披肩揚起,變得更加顯眼。

「真是的,土方先生還真會挑時間。」總司嘀咕著,腳尖抖了幾下,草鞋就這樣隨意地滑落,一正一反地掉在地上。他頭也不回已經台腳走上階梯,完全沒有要順手將草鞋擺放整齊的意思,就這樣大步地向前,速度與齋藤形成落差,格外緩慢。

土方歲三的房門前剛好是中庭,經過時,總司的視線不由得被天空飄下的白雪吸引。

現在正逢臘月,看來這是今年初的第一場雪。綠色的瞳孔中映著翩翩雪花,總司已經可以想像明日一早,隊士們全體總動員掃雪的情景。

「總司!快點給我進來!」

直到土方歲三的怒吼聲從房內傳出後,總司才想起有這麼回事,用力地拉開紙門,調皮地吐了吐舌頭,臉上毫無歉意。

「怎麼一大清早,臉色這麼差呢?難道土方先生又便祕了?」走到位置上坐下的同時,總司還不忘了調侃。

土方確實一臉沉重,乍看之下還真像滿腹宿便,聽見總司輕佻的眼語,面色更加糞黃了。

不過身為新選組的副長,他大人有大量,不像以往會繼續跟總司鬥嘴,而是以嚴肅的口吻告知他:「佐之助“失蹤”了。」

總司才剛坐好正想調整褲管,聽見土方這樣說道,眼神一下子變的銳利,不再維持笑容。

轉頭與齋藤一視線接會時,總司是面無表情的。

然後,土方意有所指地下達命令:「你們去“找”他。」

他是故意這樣說的。作為同樣由東京一同出發的好夥伴,這是在給原田佐之助留情面。

自從受命於會津藩,負責維持京都治安,新選組24小時都會派遣隊士輪流於市井間巡查。然而天都亮了,負責夜間巡查的第十隊隊長原田佐之助卻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回屯所交接,等於是違反了新選組的規矩。

只是,熟悉原田為人的人都明白,新選組織中最講義氣的原田怎麼可能會違規潛逃?還走得這樣無聲無息,連同一起前往巡查的隊員們也像人間蒸發般。

於是,土方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會把他找出來的。」總司說的輕鬆,早就回復了嘻皮笑言,拍拍屁股起了身。

齋藤就沒有那麼樂天,沉穩地提醒道:「任務不是兒戲。」

「沒錯。」土方用力點了個頭,以兇惡的眼神給總司一個警告。

總司當然明白他的用意,依然一副輕鬆自在的答道:「反正佐之先生也作好覺悟了吧。」會這樣說道,表示他自己也有了覺悟。

【一旦出現潛逃者,格殺勿論。】是新選組的規矩,這幾個月來,他不曉得殺了多少名想連夜逃離的隊士。不過,砍殺好友,這還是頭一遭,到底下不下得了手,總司自己也沒有把握。

如果總司一個人沒有辦法執行,屆時就由齋藤一協助,這也是土方將兩人叫來的主因。

「原田也有可能是遇到危險了。」土方最後又補了一句。

倘若如此,派上新選組的兩大高手,至少有機會將原田給救會來,就怕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原田要真的遭襲,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無論如何,不能再耽擱了。

總司與齋藤兩人幾乎是用奔跑地離開新選組的屯所,然後很有默契地兵分兩路。

…to be continued…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