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Something Sweet

Short story of roy and risa, but too sweet.

焦慮時,補充糖分是當務之急,那麼本系列也許是個好選擇。有別於《焰鷹手札》只能點到為止的曖昧,Something Sweet的目的就是要放閃,閃瞎最好。只是也不能就這樣無視人物性格毫無顧忌地恩愛,所以我還是有偷偷拿捏分寸的。基本上就是些激吻、擁摟、床戰…等沒營養的甜品,請小心服用以免蛀牙。

『 』他說。

『用我的感情換她全部的幸福。』他說。

他說系列原本是佔‧有‧欲的番外篇,一開始是以不相連的小短篇組成了,雖然目前為止也只有三篇。不過這次我擬定了方向,讓他說與佔‧有‧欲同步進行,那些莉莎沒有察覺到,羅伊也沒說出口的真話,將會在他說中公開,究竟羅伊的真意為何?他到底想對莉莎說些什麼?

It’s raining

正下著大雨,在他心中。

寫多了正面陽光的文後,偶爾也要來點深黑的內容才能夠相互調劑。不過我也沒那個膽將黑暗的一面全都釋放出來,因此是有點黑又不會太黑。通常是帶點遺憾,無法成全的結局。

【候鳥】

  R18  

“霍克愛中尉…您好嗎?很冒昧寫信給您,您應該過的很好吧…”

老舊腐朽的木桌上平放著一張泛黃的信紙,邊緣已經殘破不堪,信上的汚滯讓字跡模糊,潦草的筆觸卻只有簡單的一句問候,剩下的全是補足空虛的留白。

sorry過多的贅字實在是不堪入目,因此我又忍不住在校稿後擅自修改了許多片段。很感謝一直以來支持【候鳥】的你們,謝謝你們沒有忘記過這篇文,以至於能讓我在多年後重新憶起對佐莎的熱愛。

R18

雖然她的記憶裡已經不存在有他了,但是她的身體尚記得,而且迫切地渴望。於是她順從本能,在一次重回他的懷抱之中。

經過了多少個輾轉難眠的夜晚,當髮絲逐漸斑白後,總算能將【避雨H】鍊成文字。標題原本為某個不知所云的長篇所使用過的,請大家忘記那段黑歷史,重新定義全新的R²。hinitung這下子開心了嗎?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R20 

We are family.

即便沒有白紙黑字的契約,他們早就是一家人,而《結婚》則是為了讓這份羈絆更加具體化的儀式,Let’s get married.

本文的莎莉與“The Sun Also Rises FIN”中的蘿莎莉亞只是同名同姓,其實是不同一個人,正如每個故事中的男女主角都叫羅伊莉莎一樣,對於子世代,我也打算採用相同命名。今後或許會寫寫屬於這些孩子們的故事,but 一切隨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