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Never Let Me Go

「比起在中央安然度日,壯烈地死去還更適合我吧……反正這雙手也早已沾滿血腥。」他去意已決;而她只能死心。「……我明白了。」她並未道別,因為【再見】這兩個字,是對還能【再次見面】的人使用的言語。

ok這其實是2103年的新版候鳥的內容,但由於無法割捨原本的候鳥,所以還是將前面幾章的共同部分還給了候鳥,而這篇,將會有全新的開頭。創作設定皆來自2003年鋼鍊動畫結局,羅伊瞎了一隻眼睛後,決定將僅剩的生命奉獻給國家,選擇戰死…

リザ

“我不會娶妳,因為那不是能夠拯救妳離開地獄的方法。當我成了這個國家的法律,改變一切之前,請妳等我。”

“無論多久我都願意等,請您一定要遵守約定,我的長官。”

相信看過第一段,大家都認定本篇為悲文。我不否認,因為結局真的不那麼美好。若真要說這篇文章與其他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對於鍊金術的論述了吧?本篇想探討的不是鍊金術等價交換的真理,而是對戰爭侵略的另一種角度的詮釋。

從零開始Rr.

I for you

這是之前寫的盲眼鍊金術師的梗。幾經掙扎,我還是決定將這個坑給挖下去了。當然我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找到這張我最愛的官方圖,單純就為了要放這張圖,所以隨便找個坑來挖的!

The Sun Also Rises

I

Running Dog

這年頭凡是跟國家利益扯上一點關係就會被人罵作是”走狗”。有些狗會亂吠、會搖尾巴,不過懂得服從命令的狗卻是心機最重的,因為他正虎視眈眈對著主人手上的肉毫無克制的流口水。

我一直覺得火線這個標題很差,因此改了個新標題“The Sun Also Rises”,當然也有想過類似“Girl with Major”類的較為普通的標題,但就是少了點刺激感,在幾經掙扎後情定於《太陽依舊升起》。

『 』他說。

『用我的感情換她全部的幸福。』他說。

他說系列原本是佔‧有‧欲的番外篇,一開始是以不相連的小短篇組成了,雖然目前為止也只有三篇。不過這次我擬定了方向,讓他說與佔‧有‧欲同步進行,那些莉莎沒有察覺到,羅伊也沒說出口的真話,將會在他說中公開,究竟羅伊的真意為何?他到底想對莉莎說些什麼?

It’s raining

正下著大雨,在他心中。

寫多了正面陽光的文後,偶爾也要來點深黑的內容才能夠相互調劑。不過我也沒那個膽將黑暗的一面全都釋放出來,因此是有點黑又不會太黑。通常是帶點遺憾,無法成全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