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hapter 2

任由顯眼的淺蔥色披肩持續飄揚,不顧頻頻落下的雪花,總司飛快地穿梭於巷弄內,草鞋在路面留下零亂的腳印。

幸好京都的巷弄剛好呈現規律的排列,他在巡視完一條通後,與迎面而來的齋藤會合,光看表情就知道雙方都一無所獲。於是不多作停留,就往二條通的方向跑去,只是跑沒幾下,總司發現齋藤停了下來,也跟著停下。

「阿一?怎麼了?」

「有些不對勁。」齋藤盯著路面說道。

總司可不這麼認為,不過齋藤的直覺一向很準,於是他決定相信齋藤,就跟平常一樣。

齋藤蹲下身後,將剛積上的雪花剝開,可以看見路面,乍看之下毫無異狀。

「總司你聞聞看。」他在指尖上沾了點泥土,仔細一看上面似乎還夾雜的白沙。

總司湊上前去,聞了幾下後,可是很肯定地說:「雖然不濃郁…是血腥味沒錯。」

這下子總算有眉目了,他們開始在附近尋找,總算於前面轉角處發現較為明顯的血跡,對面剛好有河川經過,齋藤於是跑過去岸邊,朝河面一看,裡頭倒插著一把刀。

至於屍體,不是逃走就是死亡後順著河水被沖走了。

反正那把並非名刀,齋藤可沒有下水去拾起的念頭,他左顧又看,確認了幾個時辰前附近確實發生了一場騷動,因為河岸邊的樹幹上還留有刀痕,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不知道用甚麼東西抓磨過的痕跡。

「問問這附近的居民吧。」總司說的沒錯,沒有頭緒時,詢問是最快的方法。

他們沿著河岸走了一小段路,來到一間大宅子前面,由總司敲門,齋藤一大聲喊道:「我們是新選組,請回應。」不過裡頭靜悄悄的,沒有半點回應,於是總司又再敲了一次。

許久,總算有人來應門了。

開門的士兵雖然用帽緣遮住臉部,鬼鬼祟祟地可疑極了,齋藤保持禮數,改口試探著:「我們接獲通報有不法浪士潛入此地,可否入內追捕?」

可想而知對方是拒絕的,即使知道不得硬闖,總司還是豁了出去,「藏匿不法浪士視同叛變唷。」語畢,就打算拔刀。

「且慢。」一個老沉的聲音嚇止了他。

迎面而來的是一名光頭老翁,高舉著纖細到幾乎是皮包骨的手臂,刻意想讓總司與齋藤看清楚手上拿著的令牌,上面刻有德川的家徽,想必此人非泛泛之輩。

老翁沒有多說,接著指向門外,無聲地下了逐客令。

既然對方已經亮出身分,總司與齋藤不得越矩,只好打消入內的念頭。

臨走前,總司再度回頭看了老翁一眼,兩人的視線對上後,只見老翁在不滿皺紋的嘴角上擠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頓時,一股涼意沁入總司的體內,讓他順應本能地警戒。

「總司?」

「沒什麼。」總司快步追上齋藤,故意不去想剛剛的事情。

然後,線索沒了,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先將倒插在河裡的刀子帶回去給副長作判斷吧。」

「說的也是。」

於是,他們猜拳,輸的齋藤認命地脫下草鞋,狼狽地爬下河堤。

總司雙手環胸站著看好戲,不只在劍技上,猜拳他也從未輸過。

…to be continued…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