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hapter 2

好不容易解除了危機,雪村父女頓時鬆了一口氣,就怕受傷的男子若是來頭不小,會因此震怒而牽連病院,索性,包紮完畢後,男子什麼話都沒有說,丟下一袋銀子迅速離去。

千鶴抱著裝滿銀子的錢袋,還來不及告訴他,其實用不了這麼多錢時,對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巷子的盡頭。

有時候會給予如此大的重金,通常不是出手慷慨,就是遮口費,照男子的低調的形式作風來看,想必是希望雪村父女能夠緊咬秘密吧?

千鶴回想起那深到見骨的傷痕,不難想像男子是經歷了多麼驚險的刀劍廝殺,光是刀刃相交所產生的刺耳聲響就叫人心驚膽戰。

自從那群自稱【新選組】的浪士開始在京都接頭巡查後,三不五時就會耳聞有人被砍殺,導致近幾個月來京都的居民各個人心惶惶,因為刀傷而前來就診的傷者也有變多的跡象,想必在那其中,就有殺人不長眼的【壬生狼】吧?

實在是太恐怖了,自己居然在與殺人犯接觸,千鶴不禁打了冷顫。

於是她不敢再多想,收好錢袋急著想進屋去,只是在進屋前的剎那,看見有個影子往後門方向走去,千鶴覺得奇怪,便走過去一看,是一名高大卻有點駝背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來回地徘徊於診所旁的小路上,偶兒會停下腳步試圖想窺視診所,但看起來又沒有惡意。

千鶴為了確定對方的意圖,鼓起勇氣出聲:「那個…」

年輕人聞聲回頭,千鶴這才注意到他腰間配制的武士刀,驚覺不妙,但幸好年輕人臉上掛著爽朗且調皮的笑容,不知道怎麼搞的,千鶴的疑慮瞬間煙消雲散。

年輕人朝她走來,保持禮數問:「我聽說這附近有間診所…」

喔,原來是來看病的啊。

千鶴恍然大悟,仔細地打量他,年輕人不像是受了刀傷,看來只是普通的劍客,應該與昨晚的池田屋事件或是【新選組】無關吧?何況京都有很多旗本貴族,平時就會配刀,而且年輕人的談吐得宜,想必家世一定很好。

千鶴在心中小聲地為方才差點抱持偏見一事偷偷地道歉,同樣以笑容回應,並指著大門說:「這邊請。」

在千鶴的帶領下,年輕人走進看診間,綱道才剛看了他一眼,就皺了下眉頭。

「這麼年輕身體不顧好不行啊。」

真不愧是經驗老到的大夫,綱道從面容就看出眼前這名年輕人患了重病。但是為了保險起見,綱道還是徹底了檢查一番,接著很肯定地說:「是肺癆。」

一旁的千鶴聽見這兩個字非常震驚。

這也難怪,在當時“肺癆”是絕症,無藥可醫的。

相較於千鶴的反應,年輕人反而很冷靜,而且在綱道宣告他的死期可能只剩下幾年後,露出的竟是看破紅塵的微笑。

千鶴實在太意外了,即便是再怎麼不怕死的人,在面對死亡時多少還是會有所顧忌,但是這位青年與其說是不怕死,倒不如說是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人生的歷練,能讓他如此豁達呢?

這個答案,千鶴恐怕永遠都無法體會的吧?

…to be continued…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