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hapter 5

抵達小夜小姐的家後,千鶴進屋去取藥,年輕人則在外頭等待。

過了不久,千鶴抱著幾包藥走了出來,「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她將手中的“萬能丹”交給年輕人,並簡單地說明了服用方法。

只是年輕人根本沒在聽,還在千鶴解釋到一半時,突然插嘴問:「會苦嗎?」

「良藥苦口。」千鶴即答。

結果年輕人立刻露出厭惡的神情,吐了吐舌頭說:「我討厭苦的東西。」

深怕他會因此拒絕吃藥,千鶴趕緊勸道:「若不吃的話,病情會加重的。」由於千鶴的態度極為認真,所以年輕人愣了一會兒。

接著,年輕人擠出苦笑,「抱歉…我會吃的。」說著的同時,那隻手掌又再度撫摸千鶴的頭,這次的用意是安撫。

這個舉動反而讓千鶴意識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她差點忘了年輕人得的是絕症,根本無藥可醫。

吃藥,恐怕只是吃心安的,年輕人所說的怕苦,實際上是對病魔的恐懼也說不定。就算年輕人再怎麼表現豁達,心理多少還是會有些不安。

於是,千鶴想到甚麼似地,開始翻找袖口,總算摸出一個小包包,欣喜望出。

她將小包包遞上前,如此建議道:「如果真的太苦的話…這個或許可以幫上一點忙。」

「這是?金平糖?」年輕人打開一看,好驚喜。

「一次只能吃一顆唷…」

「謝謝。」年輕人由衷地道謝,臉上掛著的是有史以來最燦爛的笑顏。

就在年輕人打算掏出銅錢時,千鶴趕緊阻止,說:「沒關係的,反正這是我吃剩下的…」

「這樣好嗎?」年輕人的疑問是理所當然的,在當時,金平糖並不便宜。

「真的沒有關係,因為我還有很多,如果不夠的話,當您下次再來診所時,只要報上名字,我便可以連同藥的部分一同為您準備…」千鶴話才說到一半,便意識到自己不應該任意侵犯隱私,竟然問了最不該問的問題。

若病人願意報上自己的名字,早就在就診時,便會自行說明,反觀向年輕人這類的劍客,若不願意透漏,就算詢問名字也可能只是假名。

「總司。」年輕人不暇思索地說:「我叫沖田總司。」一聽就知道是本名。

由於他說的實在太正式了,害千鶴也只好正面回應:「…我是千鶴,雪村千鶴,請多多指教。」

「小千鶴,謝謝妳的金平糖,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此刻的總司漾著笑容,沐浴在夕陽中的模樣,讓千鶴無法想像他藏在笑容背後真正的秘密。

…to be continued…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