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hapter 4

距離上次回來已經過了多久,支葵早就記不清了。

他只記得送走莉磨回到家中後,母親不分青紅皂白猛咬他的頸子。

「…很痛耶。」支葵皺著眉頭,卻不忍心推開母親,因為透過利牙的啃咬,感受到母親那邊傳來的恐懼與寂寞。

吸血鬼是一種透過吸取愛人的血液來得到滿足的生物。

他的母親恐怕是渴望著“某人”的血液,才會瘋也似地吸食支葵吧?

「我可不是代替品喔…」支葵在內心嘀咕著,站在家門口許久,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深呼吸後,拉下門把,喀擦……

被摔壞的碗盤家具遍佈滿地。

他踩著碎片前進,來到母親的房間。

床上披頭散髮的女人正用力爪撕破床單,羽毛飄散在四周。

「千里…」大概是聞到支葵的味道,女人病懨懨地回頭,憔悴的面容讓人完全無法想像她身為演員時代時的風光。

「千里…給我血……」完全不像是看見兒子該有的喜悅,反而是對獵物的執著,女人拚了命爬了過來,瘦弱的身軀將支葵撲倒在地,二話不說張開嘴就準備對著頸子咬去。

支葵出於本能,反射性地將她推開。

從小到大,這是他第一次反抗。

連支葵自己都驚呆了。

他居然這麼不願意再讓母親啃咬自己的頸子。

「千里…我要血…快給我……!!」女人得不到血,有些生氣了,發出低吼,動作開始變得粗暴。

這回支葵緊緊地抓住女人的雙臂,以力氣制服,只見女人拚命掙扎,伸長脖子露出利牙,硬是要咬到支葵的頸子才肯罷休。

「…要血的話我會給你…但是這邊…不行。」他指的是全身上下的血液,只要母親想吸,他都不會有怨言,但是…脖子這個部位,他只想留給心裡真正所愛的女性。

散落在地上的碎片刮破支葵的手掌,鮮血頓時從傷口中溢了出來。

他將受傷的手遞上前去。

聞到濃郁的血腥味,女人克制不住張開血盆大口任意咬食,幾乎是要把支葵的手給咬爛。

要不是吸血鬼有著過人的恢復力,支葵的手大概要作廢了。

忍著痛,支葵放任母親吸食自己的血液,很快地變因為失血過多而感到有些頭暈。

…to be continued…

 

2 Comments for "噬血薔薇色"

  • crying琴影

    您回來了QwQ
    本來以為我的留言再也看不到您的回覆了(悲情屁)您回來就好,話說吸血鬼騎士我有看過但只記得一點點,期待能邊看您的文邊進入美好回憶裡~

    Reply
    • 雛~*

      其實我一直都有回來看啦,就是比較懶惰一點而已(喂)
      原來琴影也有看過吸血鬼騎士這麼骨灰級的的漫畫(大驚)
      印象中好像是鋼鍊完結後不久,才完結的,整體劇情有些不知所云,只能再次感嘆牛姨的強大。
      只能說,作者要將腦海中天馬行空的構思用文字或是畫面表現出來,真的是很需要實力的。
      吸血鬼騎士在PTT的漫吐版被罵到臭頭,當時我也是看得一頭霧水XD
      不過這麼不知所云的東西她還是努力的畫完了,與其說是敬業,不如說是她藉著作品想要傳達一種超越種族與時間的愛恨情仇,可惜讀者沒能在有限的空格畫面內明白她想表達的意涵。
      超可惜。
      但是有完結總比那些棄坑的作品好太多了(說自己嗎?)
      不過既然是支葵莉磨CP文,優姬等人基本上不會出現就是了XD
      有時候寫同人文,會預設讀者都知道基本人設與故事背景,因此省略了很多說明,但是對沒看過的人來說,卻很難進入狀況,畢竟同人文是粉絲向的衍生物啊
      可能要在下一個長篇意識到這點,將劇情補足才行呢~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